【常见问题FAQ】蝙蝠和新冠肺炎

Project Pteropus Logo_2020

20203月五日

什么是新冠肺炎(COVID-19)?什么是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是一个庞大的病毒家族。它们是圆形的,上面长着许多像王冠一样突出来的小结,因此取名为冠状病毒(corona拉丁文中是王冠的意思)。自然界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冠状病毒。它们无处不在,许多动物如羊驼、鸟类、蝙蝠、骆驼、家猫、麝猫、牛、刺猬和老鼠身上都可以找到冠状病毒,人类也不例外。大多数冠状病毒其实对人类是无害的,但是其中一些却经常感染人类的呼吸系统,引发人体疾病,发病程度从轻微到严重不等。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以及非典型肺炎(SARS)都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新冠肺炎(COVID-19)是一种由SARS-CoV-2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这是一种新型病毒,科学家在此之前并不知道这种病毒的存在,因此把它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简称新冠肺炎。

马来西亚的蝙蝠有可能传播新冠肺炎吗?住宅区附近的蝙蝠应该被抓起来测试吗?

不。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真正在蝙蝠身上检测到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又称为nCov-2019),也没有已知证据证明马来西亚果蝠(狐蝠科Family: Pteropodidae;包含狐蝠属Pteropus spp.)身上带有这种病毒,或者类似于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和非典型肺炎(SARS)的病毒。虽然中国已经在菊头蝠属 (Rhinolophus spp.) 的食虫蝙蝠身上发现了SARS-CoV和其他类似新冠肺炎的病毒,但是在马来西亚,这类蝙蝠都住在与世隔绝,远离人群的地方;科学研究也还没有证据证明SARS-CoV病毒可以直接从蝙蝠传播到人类身上。目前最大的推测是,SARS一类的病毒是通过野味市场里贩卖的活体动物和也为肉传到人类身上的。也由于这类病毒的传播需要和蝙蝠的体液有直接的接触,像是被咬伤、抓伤,或是直接食用蝙蝠,因此哪怕在人类居住的屋子,村庄和城市附近发现蝙蝠,人类从蝙蝠身上感染病毒的案例还是非常罕见的。自然界中带着病毒却远离人类骚扰的蝙蝠,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是非常小的。有数据显示,比起野生动物,人类更容易从猫和狗一类的宠物身上感染疾病。

学家不是说新冠肺炎(COVID-19)的病毒是由蝙蝠引起的吗?

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新冠肺炎(COVID-19)是由蝙蝠引起的。病毒学家们只是因为新冠肺炎病毒的基因排序和之前在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非常接近,而且基因排序也推测蝙蝠有可能是冠状病毒家族的原始宿主,所以猜测新冠肺炎来自蝙蝠。无论如何,这些推测并不能证明蝙蝠就是现代冠状病毒疫情的始作俑者。事实上,目前为止并没有人类直接从野生蝙蝠身上感染危险冠状病毒的案例,这类感染通常是由别的动物类(如穿山甲)的中间宿主完成的。另外,就算有一些案例中的冠状病毒确实有可能是从蝙蝠传播到其他动物身上后再感染人类的,我们也无法确定这种跨物种的传播是在多久以前发生的。它有可能并不是近期发生的。

 那么新冠肺炎(COVID-19)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这个答案在人类身上。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准确地知道这个疫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依然不知道这个病毒是怎么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的。我们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人类和动物的直接接触造成的;也不知道疫情是不是从野味市场开始的。这个病毒也有可能是有人在其他地方被感染后,带到野味市场去的。虽然有好几个科研论文都发布了各自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实证这次疫情爆发的原因和起点,一切都还是未知。

那么猎食野生动物是没有问题的?野味市也可以继续经营?

野生动物的猎杀、捕食和交易,绝对是动物病毒变异、传播到人类身上的原因,非典型肺炎(SARS)就是这么爆发的。野味市场内的各种动物都被放在狭小、不卫生的环境里,不同动物和它们体液的紧密接触为病毒和疾病的跨物种传播提供了便利,让那些在大自然里不常见面的动物能够互相传播疾病。最后,让人类和动物、动物和动物互相接触的野味市场就成了疾病传播的高风险区域。最有效的预防措施其实是避免接触、杀害、食用或进行野生动物交易。举个例子,在知道果蝠身上可能带着尼帕病毒(Nipah virus)的情况下,你还要冒险食用或猎杀它们吗?

栖息地的破坏和减少也会造成人类和野生动物之间的紧密接触;工业化的养殖方式更是让病毒可以在空间狭小、充满压力的动物之间迅速传播。同一个物种之间的传播更是如此, 马来西亚的尼帕病毒(Nipah virus)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在非洲,当人类赶走一个洞穴内的蝙蝠后,蝙蝠再次出现时感染马尔堡病毒(Marburg virus)的几率会更加高;研究也证明了扑杀不但不会预防,反而会加速病毒的传播。因此,现代动物病毒的变异和爆发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需要为这些事件负责的不是动物,而是人类自己。

但我看到新加坡的媒体报道,有一种马六甲病毒”(Melaka virus)不需要人类和蝙蝠有物理接触,也不需要中间宿主,就能直接通过蝙蝠感染人类?

这只是猜测,没有科学研究能证明这种病毒能够直接通过蝙蝠传染给人类,因为目前的数据并不足以下定论、也缺乏公信力。这起事故的起因是有一位感染了“马六甲病毒”(Melaka virus)的马六甲人士表示,曾经有一只不确定种类的蝙蝠在他生病的一个星期之前飞过他的房子。病理学家根据这个消息,在大马半岛东海岸32公里外的刁曼岛随机地对岛上原生的一种狐蝠(Pteropus hypomelanus)进行了抽样检测(马六甲位于大马半岛的西海岸,和刁曼岛之间有着蝙蝠无法飞越的山脉)。这项研究并没有把其他动物纳入检测范围,也没有针对可能存在中间宿主的情况进行调查。当东海岸岛上的果蝠被检测到带有“马六甲病毒”后,研究员就在没有调查也没有测试西海岸任何一种蝙蝠的情况下,不成熟地下了结论。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明白,岛上和狐蝠近距离生活在一起的居民并没有从狐蝠身上感染过任何疾病,岛上的居民也已经和蝙蝠在一起相安无事地生活了几个世代。一切蝙蝠能够直接将病毒传染给人类的说法都还只是谣言

我会因为食用或触摸由蝙蝠传播花粉的水果(如榴莲)而感染新冠肺炎或其他病毒吗?

 不会,病毒并不会通过这种方式传播。冠状病毒没有办法在植物中存活。蝙蝠和榴莲树之间有着共同进化的独特关系。几千年以来,榴莲树一直依靠蝙蝠传播花粉,结出健康的果实。人类食用榴莲这么久以来,一直享受着蝙蝠辛劳的成果,却没有因为这样染上病毒。其实,有很多植物都需要倚靠蝙蝠传播花粉才能结出健康的果实和繁殖,所以果蝠在维持生态系统的健康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总的来说,只要你不接触蝙蝠和它们的体液,就不会因为蝙蝠在树上接触花和水果而感染病毒。如有真的和蝙蝠发生了任何身体接触,应该尽快用肥皂水清洗。另外,不要捡起或食用已经被蝙蝠吃过的果实。

那些捕捉和接触蝙蝠的研究人员有可能感染或传播疾病吗?

像我们Rimba果蝠计划(Project Pteropus)一样研究蝙蝠的科学家们都会遵循健康和安全指南,包括打疫苗和预防针、在接触蝙蝠之前穿戴手套和其他的个人防护装备(PPE)。在得到相关的培训和有关当局的许可和准证之前,我们是不会捕捉或接触蝙蝠的。全世界许许多多的科学家每天都在依据指南安全地研究蝙蝠。

如果有蝙蝠住在我家附近或向我靠近,我该如何保护自己避免被病毒和疾病感染?

 和蝙蝠安全地住在同一屋檐下并不难,只要和它们保持距离就可以了。尝试去杀死、赶走或和蝙蝠接触,反而会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动物在愉快和平静的状态下传播病毒的几率是比较小的,动物在压力和紧张时传播病毒的风险比较高。扑杀蝙蝠绝不是控制疾病的方法,因为研究表明这是无效的,反而会增加疾病传播的风险和速度。请遵循以下简单的指引和蝙蝠安全地共处:

  1. 避免和蝙蝠有身体接触。不要触摸、捕捉、杀害或食用蝙蝠。如果你被蝙蝠抓伤或咬伤了,请到诊所接受检查。
  2. 避免直接接触蝙蝠的体液,如粪便、尿液、唾液等等。如果碰到了,应该尽快用清水和肥皂清洗。
  3. 避免食用或触摸被蝙蝠直接触碰、食用和弄落的水果。
  4. 避免站在蝙蝠的下方;不要打扰或骚扰蝙蝠。
  5. 如果发现有蝙蝠住在你的屋檐下,请向相应的专家请教驱散蝙蝠的方法。

击下载这份文件

English (FAQ on Bats and COVID-19)

Bahasa Malaysia (Soalan Lazim)

参考资料:

  1.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faq.html
  2. ‘What Is A Coronavirus?’https://www.sciencealert.com/coronavirus
  3. Bat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s FAQ on ‘Bats, Coronaviruses, and Zoonotic Disease’http://www.batcon.org/resources/media-education/news-room/gen-news/80-latest-news/1227-bci-s-faq-on-bats-coronaviruses-and-zoonotic-disease
  4. Wildlife Health Australia’s ‘Novel Coronavirus 2019 (COVID-19)’ Fact Sheethttps://wildlifehealthaustralia.com.au/Portals/0/Documents/FactSheets/Public%20health/Novel_coronavirus-2019.pdf
  5. ‘Wuhan Coronavirus Leads to More Premature Scapegoating of Bats’https://www.merlintuttle.org/2020/01/30/wuhan-coronavirus-leads-to-more-premature-scapegoating-of-bats/
  6. ‘Coronavirus and bats’https://batconservationtrust.blogspot.com/2020/02/coronavirus-and-bats.html
  7. ‘”This is not the bat’s fault”: A disease expert explains where the coronavirus likely comes from’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20/2/12/21133560/coronavirus-china-bats-pangolin-zoonotic-disease
  8. ‘Give Bats A Break’https://issues.org/give-bats-a-break/
  9. ‘Living Safely With Bats’ booklet by EcoHealth Alliancehttps://www.ecohealthalliance.org/wp-content/uploads/2018/10/Living-Safely-with-Bats_download.pdf
  10. Wong M.C., Cregeen S.J.J., Ajami N.J. and Petrosino J.F. 2020. Evidence of recombination in coronaviruses implicating pangolin origins of nCoV-2019. doi:10.1101/2020.02.07.939207.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7.939207v1.full
  11. Olival K.J, 2016. To cull, or not to cull, bat is the question. EcoHealth 13(1): 6-8. doi: 10.1007/s10393-015-1075-7.
  12. Swift L., Hunter P.R., Lees A.C. and Bell D.J. 2007. Wildlife trade and the emergenc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EcoHealth 4(1): 25-30. https://link.springer.com/content/pdf/10.1007/s10393-006-0076-y.pdf
  13. ‘Coronavirus not detected in bats and other animals in Singapore so far’. Straits Times, 26 February 2020.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nvironment/coronavirus-see-a-bat-no-need-to-panic-say-experts
  14. Chua K.B., Crameri G., Hyatt A., Yu M., Tompang M.R., Rosli J., McEachern J., Crameri S., Kumarasamy V., Eaton B.T. and Wang L.F. 2007. A previously unknown reovirus of bat origin is associated with an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in human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USA 104: 11424-11429.
  15. Chua K.B., Voon K., Crameri G., Tan H.S., Rosli J., McEachern J.A., Suluraju S., Yu M. and Wang L.F. 2008. Identific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new orthoreo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PLOS One 3: e3803.
  16. Chua K.B., Voon K., Yu M., Keniscope C., Abdul Rasid K. and Wang L.F. 2011. Investigation of a potential zoonotic transmission of orthoreovirus associated with acute influenza-like illness in an adult patient. PLOS One 6: e25434.